南极营销网-诱饵,博彩,杀猪-以同性情感为诱饵骗人博彩,起底“杀猪局” 博彩骗局、诱饵 博彩 杀猪

南极营销网

当前位置:南极营销网>商业资讯>

以同性情感为诱饵骗人博彩,起底“杀猪局” 博彩骗局

发布时间:2019-07-26 19:10 来源:新民晚报 关键词:诱饵 博彩 杀猪
原文标题:以同性情感为诱饵骗人博彩,起底“杀猪局”
原文发布时间:2019-06-05 14:57:51
原文作者:新民晚报。

2018年10月,刚刚研究生毕业的王特已经背上了20万元的个人债务。而这笔欠债产生的起因,是一场以“爱”冠名的“杀猪”骗局。因为一次闲暇时的网络交友,王特不幸成为了“被宰的猪”。

屋漏偏逢连夜雨,2019年5月,王特的父亲已被确诊为偏瘫。除去后期康复,一家人在治疗上花费了至少15万元。

请“猪”入局

2018年5月23日,王特的父亲突发脑溢血,被送往武汉同济医院就诊,正在上海读研究生的王特第二天便赶到病房照顾父亲。

“我当时闲着无聊,就想玩会儿软件,希望在上面认识一些医生。”5月28日,在王特所说的同志交友软件Blued上,一位ID为“-用户已注销-”的男士主动向他发送信息“你好,可以交个朋友吗”。王特当时并没有拒绝,互相交换了照片后,对方以“这软件我不经常上”、“怕我男朋友发现你”为理由提出要加微信。

“我们刚开始就聊一些基本情况,我还和他讲了我爸的病。”对方表示自己名叫 “陈龙”,在武汉从事皮革制品的市场拓展。两人只聊了一两次天,但陈龙十分热情,对王特还在读研究生就要外出工作表示“好心疼”。

6月4日,陈龙第一次提出要带王特赚“外快”。“他当时说,我带你玩彩票赚点钱,这样你就不会太累了。”王特透露,自己的第一反应是询问“这样是不是违法的”,但陈龙却表示这并不违法,只是一款由腾讯推出的彩票游戏,并向王特发送了进入平台的二维码,但点击进入的平台却叫永利游戏。“我当时有怀疑过为什么和腾讯没关系,但是他(陈龙)说这是腾讯旗下的一个游戏公司,我在网上又查不到信息,就不了了之了。”

以同性情感为诱饵骗人博彩,起底“杀猪局”

受害者提供的二维码之一

“我当时正愁生活费怎么解决呢。”王特表示,“游戏”的操作非常简单,只需要添加平台的客服,根据客服的引导充值账户,随后在“游戏”里参与投注即可。“我问他(陈龙)不玩之后账户里的钱可以提现吗,他说可以,他会教我。”

王特第一次投了30元,最后赚了10元。当晚,陈龙就提到“要带你玩一笔大的”,并为此制定了一份本金规划。他劝说王特“不要太贪稳赚”、“傻瓜,现在走势好别浪费”,又表示单笔充值10000元赠送288元彩金,不玩之后可以连同彩金一起提现。王特没有禁受住诱惑,向平台的账户里充值了1万元。“这是当时我整个支付宝里的钱。”

以同性情感为诱饵骗人博彩,起底“杀猪局”

充值指将金额转到客服提供的银行账号,随后向客服提供截图

陈龙与王特的聊天更加频繁,多以“游戏”为话题。王特提到马上就要回武汉了,想和陈龙线下见一面。陈龙却表示弟弟在放假,自己正带着他去北京旅游,并在微信上传送了实时的位置。“他之前说自己是独生子,突然就冒出了一个弟弟。”王特说道,“他后来解释是堂弟。”

以同性情感为诱饵骗人博彩,起底“杀猪局”

陈龙在聊天时,经常鼓励王特使用花呗

此后,陈龙又以晋升黄金VIP等理由诱导王特充值。“钱不够他就让我去借花呗。”但当王特想要提现时,客服却表示他需要完成固定的流水任务,也就是要在平台里参与投注满规定金额。“到后来客服告诉我,他没有权限查询我还剩多少流水任务了。”王特说道。直到2018年6月底,他在账户中共充值了约20万元,才逐渐意识到自己坠入了一场网络骗局。

以同性情感为诱饵骗人博彩,起底“杀猪局”

客服对王特流水任务询问的答复

邱真经历和王特相似。只不过,他在这场骗局里投入了更多的感情。邱真今年33岁,居住在上海松江,也是一名“同志”。2018年5月18日,他通过Blued平台接触到了自称“李文强”的男性。“我本来就是想和他发展情侣。”邱真坦白,两人从开始“在干嘛”“觉得你蛮有趣”的聊天过渡到一起奋斗、旅游甚至同居的对话内容。“我们经常从傍晚聊到零点。”邱真说道:“他给我描绘了一个美好的未来。”

3周后,李文强和陈龙的措辞如出一辙,提出要带邱真“赚点小钱”,并发送了带有腾讯图标的二维码。邱真第一次在名为“聚信国际娱乐”的平台投注,就赚了200元。在此之后,他几乎每晚都参与“游戏”。“里面的游戏主要有两种,一种叫北京28,还有一种叫做加拿大28,事后来看我一般都是赔没怎么赚。”邱真表示,自己在玩的三到四天后就开始输钱。“当时我有意识到风险,但是因为金额不大,就没有在意。”

以同性情感为诱饵骗人博彩,起底“杀猪局”

受害者提供的网站截图之一

“我发现自己被骗是有一次我投了上万块钱,赚了八万。”邱真说道,“但客服却说流水任务没做够,不让我提现。”此时,邱真已经在平台中投入了12.16万,相当于他一年行政工作的收入。

全国寻“猪”

邱真在意识到自己误入骗局后,第一时间就和李文强进行沟通。起初,李文强表示“会帮你想办法赢回来”,并劝说邱真继续进行投注,以赚取此前损失的金额。“开始他的态度还不错,后来我明确拒绝了玩游戏,他就不再理我了。”

和王特、邱真情况相似的网络骗局并不局限于上海,而是扩散在福建、广州、浙江、北京等全国各省。

2018年7月10日,邱真开始在网络上检索“北京28”、“加拿大28”等关键词,他在浏览时无意间找到了其他受害者的帖子,并根据发帖中的留言加入了全国QQ群,当时的群友有200人左右。“我进去后发现和我经历一样的人太多了。”邱真表示,群里的受害者男女性都有,接触到“骗子”的软件有Blued、贴吧、豆瓣、陌陌、Aloha、世纪佳缘等,投注的平台包括聚信国际娱乐、指旺财富娱乐、5分投等各异。但骗局的流程均为网友搭讪—聊天—培养感情—劝导投注—引诱持续消费。

2019年年初,邱真还保留着李文强的微信,他发现李文强的微信名称已经更改为“刘佳名”。“我想这可能是他现在的化名吧。”邱真说道,“他还在发游泳、吃喝、健身之类炫富的朋友圈,还有就是一些很励志的心灵鸡汤。”

2019年3月,邱真的群聊里有成员发送了一条新闻报道的链接。这时,他才知道自己陷入的网络骗局叫做“杀猪盘”。据邱真介绍,在“杀猪盘”中,像他这样的受害者被称为“猪”,网络聊天或建立恋爱关系的过程叫做“养猪”,随后的诱导投注叫做“杀猪”。“杀猪盘”往往以真爱、知己的噱头赢取受害者信任,把感情作为施害的“利器”。

2019年3月到5月间,记者通过微博接触到了3位分别来自江苏苏州、福建厦门、广东广州的“杀猪盘”受害者。福建厦门的张平向记者提供了一张由受害者自发统计的数据表。根据各省的群聊人数进行计算,截至2019年5月17日,全国的“杀猪盘”受害者已有974人,损失金额约2.45亿元,人均约25.18万元。其中,广东省目前的受害人数最多,达114人。

以同性情感为诱饵骗人博彩,起底“杀猪局”

受害者向记者提供的最新数据

“屠夫”起底

据新京报2019年2月28日报道,近年来因实体赌博不景气,网络赌博开始兴起。“杀猪盘”是从业者为网络交友赌博诈骗取的名字,它多开设在东南亚,集中于菲律宾马尼拉地区、柬埔寨西哈努克市、老挝剑三角经济特区和中缅边境地区。

在菲律宾、柬埔寨等国家,开设赌场是合法行为,并且成为国家的重要收入来源。而在“杀猪盘”的网络骗局中,行骗者很大部分是中国人,甚至有些曾经是“杀猪盘”的受害者。因为无法还清欠款,他们前往东南亚为博彩公司打工获取收入,角色从“猪仔”摇身一变成为“屠夫”。

枫枫今年刚满19岁,在菲律宾从事博彩推广,也是“杀猪盘”里的众多“屠夫”之一。2016年8月,她瞒着父母与亲戚,和同伴两人从杭州来到菲律宾马尼拉。“柬埔寨我也去过,虽然柬埔寨落地签比较方便,但讲实话菲律宾比柬埔寨好,这边公司的待遇还不错。”枫枫提到,三年前自己的工资是6000元一个月,今年已经上升到了每个月12000元。并且公司福利待遇好,每隔半年都会奖励员工一部iPhone手机。

据枫枫透露,博彩公司内部分工明确,岗位分为技术、财务、客服、电销、人事与推广。技术部门负责网站的策划和研发。财务主管出入的款项,并为投注客户完成充值账户的操作。客服主要是为玩家解答“游戏”上的难题,回答玩家类似“充值提款怎么还没到账”、“流水任务怎么做”的疑问。电销即电话销售,通过拨打客户留下的手机号码等催促客户继续进行投注,并推荐平台最新推出的优惠活动。

“人事就是招聘的,反正这些工作都特别简单,开始还会有人来教你。”枫枫作为推广,小部分的“猪仔”资源由公司分配,大部分都是通过加群、发帖等搜寻得到。“我们发帖时候用的都是别人的照片,是网上自己随便找找的。”枫枫表示,女生做“屠夫”很有优势,尤其是声音条件比较好的,会有更多的人“上钩”。“女生可以发语音和他们聊,如果有些人不太会聊骚,不建议做推广。”

在博彩公司,枫枫等“屠夫”都有自己的代号,他们每天的工作时长为12小时。菲律宾的博彩公司基本以大厦命名,如黑楼等;柬埔寨的博彩公司很多有专属的名称。“做我们这行的公司根本没有名字,有的话也是随便取的。”枫枫提到,自己之前换过很多公司,都是因为人事发的工资待遇和工作时间造假。“还有些会乱扣钱,我赔过不少钱喽。”

2019年5月19日,记者伪装成推广求职者联系到了菲律宾辉煌博彩的HR小莫。他向记者介绍,推广的入职流程是发放简历、视频面试,随后由公司办理签证与购买机票。“推广就是根据公司给的资源和客户聊天,引导客户在平台进行娱乐。”对于引导的方法,小莫三缄其口。5月19日晚上,记者向小莫发送了简历,但未获得任何回音。

以同性情感为诱饵骗人博彩,起底“杀猪局”

人事给予的招聘简章

维权争议

2018年7月14日,邱真在上海松江的派出所报警。“起初警方判定这属于网络赌博,但是我给他看了聊天记录和一些转账证据之后,他就开始做笔录。”邱真提到,警局已经立案,而截至2019年5月22日,警方仍然没有告知邱真案件侦查的进展、钱款的流向等相关信息。“我们还曾经去过上海公安局信访办信访,去过上海刑侦大队803,我本来以为会有结果,但都没有了下文。”

张平则向记者透露,公安局给予他的回复是“目前查到资金卡在第三方平台里。犯罪分子活跃在中缅边境,若要破获此案省厅都无法单独进行行动,必须上报国家公安部”。

而在立案的过程中,“赌博”问题始终没有得到解答。2018年12月,上海宝山的余婕在海滨派出所报案时,值班民警表示,“赌没赌”最终由检察官决定。“我跟他们解释我自己什么都不懂,是被骗子带着玩的。”余婕说道,“民警说派出所没法定夺。”

关于“杀猪盘”中的法律难题与“是否涉及赌博”的维权争议,记者咨询了华东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章瑛。章瑛向记者表示,“杀猪盘”事件中,犯罪的罪名应依照具体的个案决定,根据目前记者提供的受害者聊天截图等信息,她更倾向于认为应按赌博罪与诈骗罪分开讨论。

“如果受害者明知是赌博行为仍然参与其中,并且赌博金额较大的话,他就是赌博罪的犯罪主体,只是场所从线下转移到网络。”根据《刑法》第303条规定,在我国以营利为目的,聚众赌博或者以赌博为业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,并处罚金。“如果金额较小,可以忽略不计,那么在法律上就不定性为赌博。”章瑛提到,在涉案金额巨大的情况下,“猪仔”要说明自己在并非“明知”的情况下误入骗局,就需要通过大量的客观材料证实当时的智力、能力等无法预测到平台的赌博实质。

对于“屠夫”,尽管在菲律宾等东南亚地区从事博彩推广是合法职业,但如果招揽赌博的对象是中国公民,并且通过虚假信息诱骗客户引发其财产损失,在章瑛看来,就可以构成诈骗罪。据《刑法》第7条规定,中国公民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外犯本法规定之罪的,适用本法,但是按本法规定的最高刑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,可以不予追究。“所以涉案推广究竟要不要判刑,主要是看赌资大小。”

章瑛将“杀猪盘”称作以赌博为手段的新型诈骗。谈到损失的钱财问题,她说道:“如果受害者属于赌博行为,赌资在法律层面上不可追回,破案后都要上交国家。”

邱真也向记者表示,受害者心里都明白钱财追回的可能性很小,但希望“屠夫”能够得到严惩。“那些骗子一定要抓住,不能让他们继续行骗和犯罪害人!”。

“没多么期待破案了,只希望少点人被骗。”王特说道,“家里人一开始以为我进了传销,对我很失望,我现在在慢慢工作赚钱还债,他们对我的印象也逐渐改观了,我已经不大喜欢记忆那些痛苦的事了。”

(文中王特、邱真、张平、枫枫、小莫、余婕均为化名)

新民眼工作室

作者 | 冯蕊

来源 | 深度试验站

编辑 | 顾莹颖


正文完,原文标题:以同性情感为诱饵骗人博彩,起底“杀猪局”
原文发布时间:2019-06-05 14:57:51
原文作者:新民晚报。

博彩骗局
猜你喜欢
相关文章

热门话题